4场进球12021

阅读昭通·少年|“打死救活”

AI读新闻 2019-07-19 09:44 来源:昭通新闻网

杨红仙云南省曲艺家协会理事、昆明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,昆明市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、昆明市作协会员、昆明市影视家协会会员。出版作品集《已过时光》。


◆杨红仙

“蹲的蹲,站的站,哪边少,哪边赢!”秋后的打谷场上,四狗、二气、凤琴和我围成一圈,正在用我们的方式,选出玩“打死救活”这个游戏负责追人的主。第一次,四狗?#22836;?#29748;蹲下,我?#25237;?#27668;站着,平了。第二次,我?#22836;?#29748;蹲下,四狗、二气站着,还是平了。第三次,我们刚开口喊“蹲的蹲,站的站”,有人挤了进来。

这是三老爹在城里的孙女王美美。她和我同岁,我们是同一天生的,我?#24039;?#21320;生的,她是晚上生的。我?#20154;?#22823;,她嘴甜地叫我“姐姐”,可我却一点也不?#19981;?#22905;。她长得白白的,笑起来甜甜的,可是却不会干农活儿,而?#19968;?#29305;别的黏人。她和我一起打猪草,问这问那,啥都要问,就是不干活!她一会儿去采一捧野花,一会儿去追蝴蝶,一会儿唱歌,妨碍我找猪草。每个周末?#22270;?#26399;,王美美和她的妈妈就会从城里回来看望三老爹,一回来就带着花花绿绿的糖。一点儿骨气都没有的二气、四狗、凤琴就被她的糖哄过去了,黏着她。我才不要她的糖呢,那是?#30116;且?#28846;弹”,哼。她还?#19981;?#31359;裙子,梳着漂亮的小辫儿,露出白白的手臂。四狗?#25237;?#27668;屁颠儿屁颠儿地给她编花环,用手搭成小轿子,抬着她,恭恭敬敬地叫她公主,还?#23500;游?#30528;鼻涕、头发乱得像稻草一样,皮肤黑黑的我?#22836;?#29748;给她当“丫环”。哼,穿着公?#39749;梗?#34411;子蚊子不叮死你才怪。

此刻,王美美就穿着一条雪白的公?#39749;?#31449;在我?#21592;摺!?#32654;美!”“公主!”“太好了!一起玩吧!”一见到美美,四狗?#25237;?#27668;两眼放光,巴不得游戏立刻开始。

有了王美美的加入,输赢很快决出。“蹲的蹲,站的站,哪边少哪边赢”的话音没落,四狗、二气拉着王美美,齐刷刷地蹲了下去。站着的我?#22836;?#29748;自?#27426;?#28982;地伸出右手,以“包、剪、锤”的?#38382;?#20915;定输赢。“包、剪、锤!”我们俩同时打开紧紧握着的拳头:凤琴出的是“剪”,我出的是“布”,“剪子剪布”,我输了。

他们四个立刻四处散开。因为被我抓到,他们就“死了”,就要被我关在我身后虚设的“死牢”里,?#21364;?#21516;伴们突破我的防守,把他救走。我逐个看看他们,四狗?#25237;?#27668;我?#27704;?#36861;不上,凤琴和我实力不相上下,那只好从王美美入手了。

目标选定,我撒腿朝王美美跑去。王美美早有准备,扭头就跑。

王美美的速度很快,这是我之前所没有预料到的。我转了个弯,跑向左边的四狗,四狗一?#21335;?#30528;我不会对他下手,看到我就要来到他面前,吃了一惊,但他?#20174;?#24456;快,速度也很快,一眨眼就跑得?#23545;?#30340;。我真实的目标并不是他,虚?#25105;?#26538;为的是麻痹王美美。果然,王美美放松警惕,我出其不意,她成了我的第一个到手猎物。

王美美被我“打死”了,四狗他们就要想办法突破我的防守,把她来救活。有了王美美这个诱饵,我就用不着漫山遍野去追四狗他们,他们会过来的。但是,我也不能马虎,因为,稍不注意,我的猎物也会被救跑的。

四狗围过来了,我出击,他又跑了。凤琴、二气过来了,我迅速出击,他们也跑开了。相持了一会儿,四狗朝着二气、凤琴使了个眼色,三人同时从三个不同的方向迅速包围了过来。我迅速出击,但还是慢了一步,四狗抓住王美美的手,从我身边把她救走了。

没那么容易!我撒开两腿,使出?#38405;?#30340;力气追了出去。

四狗拉着王美美,速度明显慢了许多。王美美由于被我逮到过,步子有些慌乱,长长的公?#39749;?#34987;风吹得缠绕在腿上。突然,王美美不知是绊到四狗脚上还是踩到了裙子,向前猛地一扑,重重地摔了出去。

王美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没有任何声响。四狗俯下身,把王美美翻过身躺在她的身上。王美美闭着眼睛,?#25104;?#29022;白,额角擦破了,微微往外渗着血。不哭,不笑。“王美美该不会死了吧?”二气的乌鸦嘴一开,我?#22836;?#29748;“呜呜”地哭了。

王美美死了,是被我害死的!我追她干嘛,我干嘛要朝死朝死地追她?如果我不追,她就不会跑,就不会摔死了。我原先为什么会不?#19981;?#22905;呢?其实她真的比我漂亮,比我开朗,比我白,比我讲卫生……她为什么要帮我打猪草,她是城里人,城里人是不养猪的,城里人是不用做农活的。她就是应该穿裙子,穿裙子真的很好看。可是,王美美死了。

“哎呦,疼死我了……”正在抹眼泪的我们吓了一跳。王美美睁开了眼,她活过来了!

“美美,你没死,太好了,太好了!”王美美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们,“我只是摔晕了,你们有点常识好不好。”她揉揉额角,“哎呀,出血啦。”凤琴赶紧跑到打谷场边的野地里,采了一把苦蒿的嫩尖,用力揉碎,然后敷在王美美伤口上。

“以后不穿裙子了,这样才不会被绊倒了。”王美美心疼地看看破了个洞的公?#39749;梗?#25545;揉两个擦破了皮的膝盖。“来,我们背你回家去吧,不然三老爹会着急的。”我们把王美美扶到四狗背上,一起把她送回了家。

父母知道了这个事儿,少不了骂我们一顿,又急急忙忙兜了几个?#33391;?#34507;送到三老爹家。

又一个周末,王美美来了。仍然甜甜地笑着,额头上的疤已经快看不出来了。她给我们每人一包糖果,说是谢谢大家送来的鸡蛋。

王美美撕了一颗糖放在我嘴里。好甜呀,甜到了心里!一股水蜜桃的香味萦绕在我舌尖。我们互相看着,都甜甜地笑了。

主编:彭念敏   责任编辑:李丽娟
昭通新闻报料:0870-2158276 昭通新闻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昭通新闻报料:0870-2158276   昭通新闻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:彭念敏 责任编辑:李丽娟
标签 >> 文学 少年 阅读昭通 
    4场进球12021